中甲

瑟瑟发抖的异世界 第二章 白安凡要做菜

2020-01-16 19:06:5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瑟瑟发抖的异世界 第二章 白安凡要做菜

“好了!三位试吃官,在你们左手边,是由咱们村第一大厨王大宝带来的参赛作品!而在你们右手边则是本次大赛最大的黑马、来自外乡的白安凡所带来的参赛作品!请两位选手上前来报菜名,也请三位试吃官配合一下,在选手报出菜名的时候请同时揭开盖子!还有麻烦各位乡亲们,在揭开盖子的瞬间发出‘哇’的声音,毕竟咱们这个争霸赛还要播给别的村看呢!”主持人一副赔笑的模样说道。

“为什么啊,有什么好‘哇’的,刚刚他们做菜的时候我们不是都看见了吗,大家都知道盘子里装的是啥。”

“是啊是啊,真没劲。”

听见下方的骚动,主持人脸一黑道:“安静安静!这个比赛可是村长支持的,谁敢不‘哇’或者跟着闹事的,年底分的那份粮食减半。”

说起年底分粮食,这可是卧龙村独一份儿的天大福利。

别村的村长年底不克扣村民的收CD算好的了,哪儿还会分粮食给大家伙儿呢?

不过这卧龙村的村长不一样,根本就不像是一个来当官的,反而像是特地来给大家发福利的。

当年因为村长刚来卧龙村上任,初来咋到人生地不熟,更没有自己的势力,所以村民们大都不服他管束,可刚刚好临近年关,然后这村长竟是出台了一个新政策:“听他话的村民,年底会分得一份粮食。”

大家伙开始都是将信将疑的,心道:“天底下还能有这种好事情?”

即便如此,可还是有不少人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去试了一次。这下可好,那些怀着试一次不亏的心态的村民居然都是分得了一大份粮食,完全比得上他们辛苦两个月的成果。

自此以后,这个村长便在卧龙村确定了不可动摇的地位。

至于这个村长自己当得亏不亏本,那肯定不是村民们要考虑的问题了。

所以现在这有关自己切身利益的威胁一出来,众人立刻安静了下来。

“咳咳,先有请我们村的王大宝报菜名!”

王大宝:“我这道菜,名叫百鸟朝凤!请品尝。”

“哇!”

就在众人“哇”声一片时,一道尖锐的童音却显得格外刺耳。

“二叔,我够不着,打不开盖子。”

出声的正是三名试吃官中的那个鼻涕耷拉的小孩达才道,他竟是因为个子太小,根本揭不餐盖。

“停停停!先合上,重新来一次。”主持人的脸又是一黑,来到达才道的跟前,将手放到了餐盖上才继续道:“好!这回没问题了,刚才那一段给我减掉。下面有请我们村的第一名厨王大宝报菜名!”

王大宝:“我这道菜,是传说中的百鸟朝凤!请各位品尝。”

“哇!”

三个餐盖同时被揭开,腾腾的热气升起,三个屁股朝天的无头整鸡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什么玩意儿啊这是,百鸟朝凤的脑袋呢?还有屁股对着人是几个意思啊。”

“对啊对啊。”

……

“都给我安静!小心粮食减半!”主持人再次发飙,镇住了全场。

“嘿嘿”

王大宝在三个试吃官面前搓着手,笑着露出了两颗龅牙,脑袋不住的上下微晃着,像极了一只大耗子,只听得他阴阳怪气的道:“我这道百鸟朝凤的制作可是相当滴复杂哟,要知道,这可是我精选的天山苍雪鸡,以特殊手法,用香料与高汤熬制了整整七七四十九天才……”

“滚下去!你这死骗子,明明是从老娘这儿刚买的老母鸡。”

“我们看着你打的水,看着你熬的鸡汤,你给我们说七七四十九天!?骗鬼去吧!”

“砸死你个死骗子!”

……

一时间臭鸡蛋烂番茄纷纷砸向那王大宝,场面又一度的混乱起来。

看见这情况,主持人也不敢犯了众怒,生怕自己也躺枪沦为众人的攻击目标,只得硬着头皮继续道:“下面有请来自异乡的白安凡报菜名!”

“我这道菜,名叫糖醋排骨!”

说话间,试吃官和主持人揭开了餐盖,一股酸甜的香气顿时向四面八方奔涌开去。

“哇!”

众人这回是真的情不自禁的‘哇’了出来。

看见那汁浓鲜香的排骨,比赛的结果还有悬念吗?

“本次比赛的冠军是白安……”

“啪”

张宗铭拍了拍白安凡的肩膀,将他从自己的世界中拉了出来,结束了那入神的状态。

“白兄弟你还愣着干啥呢?比赛都结束好一会儿了。话说腾孔先生不愧是来自红叶城的厨师,那个脆皮烤鸭,啧啧,闻着香味儿直流口水,可惜这回我没有尝到一口。”

说着,张宗铭顺着白安凡的目光望了过去,却是正好看见了那在收盘子的小翠。

“嘿嘿!白兄弟啊,你这是在看啥呢?”

张宗铭露出了一脸“你懂的”表情。

当然,事实上白安凡什么都没看,他只是还没完全回过神儿来,眼神都是涣散的。

“白兄弟我给你讲,有机会你一定要去红叶城看看,那里的姑娘长得叫一个水灵,到处都能看见小翠儿这级别的,我当年也是红叶城的城里人……”

就在张宗铭准备继续给白安凡描述城里人的好时,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突然插了进来。

“吱吱吱吱!两位这是在聊什么呢?我耳朵不好使,没怎么听清哟。话说那小翠姑娘,可是咱们村长的儿子相中的呢,他的脾气可不小,要是知道有人在打小翠的主意……”

来人说着,还做了一个搓手的动作,意思是要点封口费。

来人说完,却发现白安凡和张宗铭根本就无动于衷,于是干咳了一声,继续补充道:“我可是村长家的厨师!和他儿子关系不一般啊,你们懂了吗?”

“我说哪儿来的耗子精打扰我和白兄弟聊天,这不是刚刚的过街耗子吗?没被砸死,又换了身皮出来晃悠?”

来人正是之前参加食神大赛的厨师王大宝,只见他此时换了身衣服,一改之前点头哈腰的耗子模样,变成了鼻孔朝天的耗子模样,更加猥琐了几分。

“你!你!你!竟然敢叫我耗……耗子精!我生气了!今天你们如果不能让我满意,就等着吧!”

“白痴耗子精,就叫你怎麼了?”

“姓张的,别以为你很能打,这回我家少爷的表哥可是带着他们村里的几个好手在咱们村里做客呢。”

“哦,有本事你叫你家主子,带人来打祖宗我呀!我等着呢。”

“好!很好!你们很好!”

说罢,王大宝涨红了脸,没有再多说什么,转身便走。

“哼!不过是两个外乡人,居然敢这么和我说话,咱们走着瞧!”

本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原则,王大宝自知不是张宗铭的对手,虽然已经是气急败坏,但最后这句狠话还是没有放出来,他只是暗自咽下这口气,准备之后一起算账。

白安凡看着张宗铭一阵无语,心道:“卧槽,普通人不是应该在恶势力面前低头吗?我是不是应该和这个奇葩话痨划清界限,免得被不明事件给卷入了啊喂。”

就在白安凡思索之际,他突然又想起来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立刻将之前的小问题给抛到了脑后:“刚刚偷师学到的片鸭手法都快被我忘掉了,得立刻亲自操作,好巩固一下!”

白安凡记忆力是极强的,可一旦与烹饪方面有关,他不但没有办法轻易记住,而且忘性极大。

“学厨最关键的就是偷师,在我们厨艺界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被领进门,师父不会专门教你做菜,要教你的只有基本功。因为没有一个顶尖厨师是可以被教出来的,他们靠的都是自己去偷师。别人教你做菜,你做得再好始终也只是别人的菜。前人的路,不是你自己的路,所以偷师才是成为顶级厨师的最佳途径。”

这是白安凡婆婆对白安凡所说的话,但也是她最后悔说出口的话之一。

“你家可以做饭吗?”

白安凡急迫的开口询问张宗铭。

“当然可以啦,确实到饭点了呢,你……你要去我家吃饭吗?”

“对,咱们快走吧,去你家。”

张宗铭一脸的惊讶。

要知道,他因为这个话痨的属性,根本没有人愿意多搭理他,更别说去他家吃饭了,所以,他现在很开心,简直已经认定了白安凡这个兄弟。

“白兄弟问的是‘可以做饭吗’而不是‘可以吃饭吗’,难道他是一位厨艺高人!?哇,今天看样子是有口福了。”

回家的路上,张宗铭一边脑补,一边给白安凡不断介绍着各种并不重要的东西。

“到了,你看前面那个院子就是我家。哎哎,白兄弟等等我啊,你跑这么快没钥匙也进不了门啊!咦,我的钥匙呢?”

张宗铭说着,一摸腰间却发现钥匙不见了。

要问谁拿了,那肯定是白安凡呀。

此时,急不可耐的白安凡已经进到了张宗铭的家中,循着气味走进了厨房。

北京京科银康医院能用医保卡吗
北京德胜门中医院
安顺癫痫医院有哪些
贵州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上海治疗妇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