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妖界女帝天君少说教第三章阴司使女

2020-01-22 20:42:3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妖界女帝:天君少说教 第三章 阴司使女

鬼界,冥都阎罗殿内。

冥王神荼靠在椅背上,皱着眉俯视着跪在殿下的唐华,神色间是掩不住的疲惫。

在他面前的长桌上,放着一摞又一摞厚厚的公文。

许是久居这不见天日的鬼界的缘故,冥王的脸色透出几分苍白,但这仍不掩他面如冠玉、老成持重的气质。

神荼揉着劳累过度的双眼,感到头皮有些发麻。他都已经被这繁重的公文累得半死了,她怎么还给他惹祸!早知道,就不应该听她软磨硬泡的纠缠,放原本是他贴身丫鬟的她从他身边离开,让她去当阴司使女。想起魔界这次兴师动众的问罪,他的眉就皱得更加深了。

冥王将桌上的镇纸一拍,响亮的声音让一直跪着不说话的唐华的身子不由自主震了一震。

冥王看这似惊堂木的一拍收到了效果,便开口问起了罪来:“阴司使女唐华,我鬼界之人向来不问世事,只掌轮回,为何你第一次当值便插手妖魔之争,害得那魔界大皇子失去三成功力,须等上五十年才可聚气重生?”

冥王严厉地问完,见罪人却并未回话,心中一烦,继续问道:“大胆唐华,你生于鬼界长于鬼界,自幼便接触生死轮回,理应早知万物消长、人各有命,也应如鬼界众生一样看破了生死之事,为何你还要违反鬼界律令,出手救下那些本应今日赴黄泉的妖俘?”

唐华低着头,听着冥王大人一连串的问话,不知该如何回应。

本来今日是她当阴司使女的第一天,她接到任务,说是要去流沙河畔引三百妖族魂魄入鬼界,便兴冲冲地去了。她本来还想着这次独自完成了任务,要去冥王那好好表现一番呢,毕竟是想让冥王大人能对自己刮目相看,自己才下决心去当阴司使女的。谁知,等她到了地方,才发现是魔族大皇子伯吴在领兵杀妖俘。她看着那个将他哥哥打得魂飞魄散、以嗜杀成性出名的伯吴,心里恨得牙痒痒,恨不得杀之而后快。可她终究是鬼界之人,鬼界之人不问世事,只掌轮回,她今日能做的就是看着那伯吴和他的魔兵将这三百妖俘杀光,然后领着他们的魂魄回鬼界。至于报仇,鬼界之人不可伤寿命未尽之人性命,哪怕是不入鬼界轮回、拥有永恒生命的魔族。

她就这样在那些跪着的妖俘旁边等着,眼睁睁看着总是四处杀戮的伯吴下令行刑,自己随之做好收魂的准备即可。

当河对面那个小妖冲出来要死要活地要替自己哥哥受死时,她原本的打算变了。

这三百年来,她不知多少次梦到哥哥为了保护自己而被伯吴轻易打死的场景。每次从这些已成为痛苦的回忆的梦魇中醒来后,她都希望死的是那个不知天高地厚、贸然出头的自己,而不是一直爱她护她宠她、因她突然兴起的念头就带她来人间玩耍却再没能回去的哥哥唐风。

看着那小妖哭天喊地却又被拉回去无能为力的样子,她突然想到了自己。现在她已经不是三百年前修为微浅的小鬼头了,即使法力仍然无法与伯吴抗衡,但勉力一试,也可给那个杀了她哥哥的人一点颜色看看。她将那些要继续行刑的魔兵定住,为对面的妖族发动进攻争取了时间。等到她做完这一切,反应过来,才意识到她自己触犯了鬼界律令,插手了其余五界的争端。虽然明知自己这次定会受到冥王大人的严厉惩罚,可她还是不由自主地为那个将与哥哥团聚的小妖高兴。哥哥,就算我们无法在一起了,但能让世上少一对生死离别的兄妹或兄弟,你也是会开心的吧。

年老的判官站在冥王身侧,瞧着唐华仍只是低头不言、不想为自己争辩的样子,又瞟了眼脸上怒意加剧的冥王,暗道一声不好,便立刻向将要发怒的冥王跪倒,伏在地上,拜了一拜,才开口道:“冥王大人,老臣心知孙女惹此大祸,理应被打入断筋削骨小地狱,受抽筋剥皮之刑,但唐华犯此大罪实属情有可原。三百年前,老臣的孙子唐风偷带妹妹唐华去人间玩耍,不料却于东海边遇到正在调戏东海龙族长公主的伯吴,伯吴好战嗜杀之名传扬六界,但唐华唐风一直在鬼界长大,不识伯吴面目。唐华逞强去解东海公主之围,哪知那伯吴一怒之下痛下杀手,唐风为保唐华离开,竟活生生被伯吴打得魂飞魄散。唐华回来后本要去求冥王您为哥哥唐风报仇,是老臣怕冥王您会为唐华找魔界问罪,扰乱了六界之中唯一中立的鬼界的秩序,所以才拦下了她。这次她去阳间带魂,见到伯吴又在大行杀戮之事,想为死去的哥哥给伯吴一个教训,这才卷入妖魔之争。还请冥王感念唐风唐华兄妹情深,唐华又是初犯,饶了唐华吧。”判官说完,颤颤巍巍地将伏在地上的身子又往下低了一低。

他在神荼还未是冥王时便任判官,与神荼相伴已逾万年,这次自家孙女闯下大祸,冥王虽万年来一直公正无私、赏罚分明,但看在他的面子上应该能对唐华从轻发落,况且,唐华之前一直在冥王身边做贴身丫鬟,冥王多少还是会照顾一下的,否则,难道真要把唐华下断筋削骨小地狱,受抽筋剥皮的酷刑吗?

冥王走上前来,扶起跪伏在地的老判官,关心地说道:“判官放心吧,现在本王已知晓了唐风被伯吴残害之事,便不能置之不理,魔族来兴师问罪,本王正好可以用此事让他们来给个交待。六界之中敢伤我鬼族性命者,他伯吴还是第一个。想必魔族知晓此事后,也不会再追究唐华插手妖魔之争、害他们大皇子失去三成功力一事了。”

判官听道,舒了一口气,连连道谢,见唐华还在一旁呆呆地跪着,便赶快提醒自家孙女道:“谢冥王开恩。唐华,还不快谢过冥王!”

唐华刚要拜谢,就见冥王看着她又开起了口:“只是唐华毕竟是犯了鬼界律令的,魔界那边还好交待,但鬼界行事向来严遵律法,若本王不对其施以惩戒,以后还怎么管理鬼界众人。”

“啊……说了半天,还是要罚啊?”唐华听到,立即感觉苦不堪言,本来还以为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呢……

神荼看着委屈的唐华,只能摇头。这断筋削骨小地狱她自是不能去的,鬼族虽不易死,这抽筋扒皮之苦她也是受不了的。还是撤了她阴司使女的官职吧,免得她又惹祸上身。

“从今日起,撤销你阴司使女的官职,贬到寒水地狱做个洒扫丫鬟吧。”

“啊……好吧……遵命……”

神荼看着座下女孩的脸本来清秀可人,此刻却像吃了苦瓜一样郁闷,嘴角不由漾起一丝宠溺的微笑。

但这笑容立马就消失不见了,因为,左胸之下,控制着全身心脉的那个地方,又开始隐隐作痛起来……

浮山坐落于西山百二十里处,这里常年烟雾缭绕,凡人到此,经常会迷路走失,故而人迹罕至。但远看这浮山山峦陡峭,奇山峥嵘,苍松挺秀,气势壮丽,倒也不失为一处绝佳的避世桃源。浮山上还生长着许多叫熏草的植物,气味独特,佩之可以治疗疠病。

止戈就慢慢地在这熏草的味道里醒了过来。她抬起头,看了看四周。这里是一座布置清雅的木屋,两个房间通透相连,一目了然。房间里虽然陈设简单,只有几张桌子、椅子和这张她现在正躺着的床,却还另有一些繁简相宜的花木,插在精致的瓷瓶里,将房间点缀得极为清新别致。由此可见,这房子的主人应该也是情趣高雅之人。

止戈欣赏了一番房间,便化为人形,想去找找为自己疗伤的救命恩人。

可她将房子周围甚至整个浮山翻了几遍,却一个人影都没看见。止戈自小就是个认死理的主儿,她随即决定,在这浮山边养伤边等救命恩人回来。这人救了她招摇大王止戈,她定要好好报答这人的恩情。回忆起昏睡时朦胧间看到的那有点熟悉的面容,还有让她感觉到温暖安心的怀抱,这一切都是那么似曾相识。

止戈摇了摇头赶紧否决,她自小在妖界长大,周围都是妖艳魅人的妖精,可不记得有这么一位高雅脱俗的仙女姐姐抱过自己呀。算了,等恩人回来了再问清楚吧。

一天过去了。

两天过去了。

三天……

止戈无语了。她已经在这房子里等了七八日了,怎么还是没人回来?难道她的救命恩人救了她之后就离开去远游了吗?也是,她受伤时一直以蛇形原身露面,那救命恩人应该不知道她其实是可以化作人形的妖,还是妖界未来最尊贵的妖帝。

她失踪这么多天,父皇、思梧他们该担心死了。也不知道妖界情况怎么样了,辰颜应该带领剩余的妖兵们打了场艰难的胜仗吧,毕竟他们这边人数、实力相比魔兵还是相差太远,不知道辰颜有没有受伤……

一想到这些,止戈也没心情继续等下去了。也罢,日后再来寻这恩人吧。止戈离开了浮山,回了妖界。

双城市中医院怎么样
北京丰益肛肠医院靠谱吗
贵州知名癫痫病医院
蚌埠治疗阳痿费用
宁夏去看癫痫病得多少钱
分享到: